探讨新时代下“隐私不保”的道德难题——专访我国著名新闻法学专家顾理平教授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3日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分享到:0

4月20日,2019年中国新闻史学会媒介法规与伦理研究会常务理事会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与新时代传媒伦理建设学术研讨会结束后,笔者采访到了中国新闻史学会媒介法规与伦理研究委员会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顾理平教授。

顾理平教授表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现今是全国高校非常关注的问题,所以在今天讨论这样的话题,能更好地把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落实到课堂中,意义无疑是非常重大的。这次研讨会的第二主题是新时代的传播伦理,实际上与整个社会媒介发展的技术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现今国家媒体融合不断地发展,随着传播技术不断地提高,也可以说大数据技术及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非常深入地,不仅全方位地进入到了我们整个媒体的发展空间,全方位地进入到整个社会中,而且全方位地进入到我们公民个人的生活中。那么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和技术背景之下,曾经行之有效的传统的媒介伦理、媒介法规已经不是非常适用于如今的媒体和技术。所以在现在旧的媒介伦理起效甚低的情况下,周围学者有理由,或说有责任来探讨新的传播环境和传播技术的媒介伦理及媒介管理。

涉及学者相关,他强调道:“一个学者的价值并不是在政府颁布的法规或原则出台后去论证它的有效性,而是适应新时代要求的法规伦理还没有出台的时候,我们去探讨更加科学的、完整的和有效的媒介法规和伦理,这才是学者的价值所在。这次研讨会则同样开展于这样一种新的社会背景之下,来探讨如何能更好规范今天媒体融合背景,规范大数据人工智能之下传播的伦理问题,甚至是法规问题。”

当笔者问及,当前传媒伦理存在哪些主要问题时,顾理平教授将自己前一日主讲的“网络新闻传播时代的道德难题”学术讲座上的回答关联起来,提到自己“大数据时代可能对公民权利的侵犯会变得更加普遍,其中主因是公民自己主观上少有保护自身在传播过程中权利的意识”的观点。他列举了隐私权被侵犯问题的例子,指出之所以公民隐私权容易被侵犯,是因为很多公民并不曾意识到,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新的传播环境中,公民的隐私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隐私。我们常说的隐私实际上是自然的隐私,而现在的隐私叫做整合型隐私。

“什么叫整合型隐私?即是人们使用网络,使用软件等留下的各种痕迹。这些痕迹从单个的到被信息整合,便可以通过数字化来表达。以前在传统媒体时代,它并不等同存在。而今天到了新媒体时代,这些数字依旧是不存在的,并且在大数据技术成熟之前,它也不是隐私。但等到大数据成熟以后,它就变成了隐私。所以我称之为整合型隐私。”对整合型隐私,顾理平教授如此解释到。“这些数字通过大数据技术化就可以变成隐私,如果这个隐私更容易受到他人的侵犯,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例如谣言问题,网络暴力问题等,网络非理性问题,实际上最重要的问题是网络上的事实问题。虚假新闻,网络事实反转新闻,这些新闻产生的原因实际上非常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把关人的缺失,但可以讨论的范围还是相当大的。我们可以注意到这几年,包括未来,媒介法规和伦理是理论界研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会有非常多的研究成果出现,因为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去化解。”谈及此,顾理平教授深吸一口气,神色间流露出对此现象的深切关注。

“昨天下午的讲座您提到,中国人习惯靠隐私来交换认同感,即是‘隐私期待’。而刚刚您也提到,我们‘隐私不保’已是一种日常,那么您觉得我们隐私不保的问题有多少成分是因为中国人习惯靠隐私来交换认同感而导致的呢?”顾理平教授稍作思考,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即用量化来表示是比较困难的,但事实上,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中国人比较好面子,对于隐私确实比较不重视。很多人并不认为交往交换的是隐私,觉得只是在和对方讲心里话,在进行某种沟通。这个问题虽然没有做深入研究,但一定是一种普遍现象。

“比如说很多的90后,甚至00后,大家并没有非常认真的对待隐私问题。可以说,隐私保护实际上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隐私意识,另一方面是媒介素养。这两个问题如果不能好好解决的话,那么隐私交换甚至是隐私的买卖问题都是很难解决的。所以我说提升公民的隐私意识,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为什么我们经常在谈,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我们还要提升。”

那么怎么提升隐私意识呢?顾理平教授给出了几个方面的方法。比如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媒介教育。学校教育乃是小学中学尤其是大学的时候提升公民的媒介意识,社会教育便是家庭、单位的宣传熏陶,媒介教育则是要主动帮助公民提升其隐私保护的意识。(文/蔡涟霖)

 

扫一扫,关注微信